似有峰回路转之意

2018-09-06 22:42

这就是震惊全国的杭州雅阁“婚礼门”断裂事故。浙江省质检部门在随后的《鉴定报告》中得出结论:事故车辆的转向系统、制动系统、安全气囊弹出均未发现异常情况;车身断裂部位的结构、制造工艺符合图纸和有关标准要求。发生断裂的原因是车身猛烈撞击时的碰撞力度超过了车身结构本身的设计强度。

对于广州本田厂家以及日本专家全程介入整个鉴定过程的做法,律师汪波克称:“这很大程度上损害了《鉴定报告》的客观性、公正性和可信度,也是不符合正常的法律鉴定程序的,按道理他们应该竭力回避才对。”

案情审理陷入僵局长达一年之久的杭州雅阁“婚礼门”事件,近日终于有了新的进展。上周,该案原告方在杭州的代理律师汪波克告诉记者,杭州当地法院已经指定一家省级测绘机构,对事故现场的路面进行重新勘测,按计划路面勘测将于今日进行。

对于此前浙江省质检部门出具的一份长达18页的事故《鉴定报告》,张维云却拿出了由他自己草拟的一份近30页的“异议书”,其中提出的各项异议多达四五十条。张维云告诉记者:“等路面勘测结果出来后,还要对‘异议书’作进一步补充和完善”。

在发稿前,记者电话采访了广州本田公关部有关负责人,该人士向记者表示:至于该案件具体进展到哪一步她本人并不知情,因为此事已经交由专门的法务部处理。不过,由原告委托进行的事故鉴定报告去年已经出来,在法院做出最后的判决之前,目前双方仍然在走法律程序阶段。 (北京参考 杨小林)

张维云所称的“原鉴定报告”,是指去年3月(距离雅阁“婚礼门”恶性交通事故两个月后)由浙江省质量技术监督检测研究院作出的《鉴定报告》。去年1月9日,一辆行驶里程不到5000公里、购买不到2个月的2003款广州本田雅阁轿车,在杭州迎亲途中因撞击断为两截,车上5名乘客中一人当场死亡,另外两人经抢救医治无效先后死亡。

尽管厂家和有关部门在出具事故《鉴定报告》一事上反应迅速,但是这份由多位国内汽车技术专家以及权威人士联名审定的《鉴定报告》在出来之后仍然备受质疑。事故车主吴先生及其律师陈云良、驾驶员何宏涛及其两位委托律师张维云和汪波克均表示不会接受上述《鉴定报告》,并称该报告存在多处疑点:如对车身整体断裂的原因存在粉饰倾向、鉴定结论过于含混等。

由于对原《鉴定报告》多处存在异议,今年1月12日,原告委托其律师向当地法院提交了三项申请:要求被告提交有关技术资料、封存有关《鉴定报告》档案以及对事故发生路面进行勘测。

身为北京市律师协会汽车与交通法律专业委员会委员的张维云,于2005年7月正式接受“婚礼门”事故车驾驶员何宏涛的委托,以“产品责任纠纷”案由起诉厂家,主要职责是就《鉴定报告》提出异议。据其预计,如果一切进展顺利,雅阁“婚礼门”案最快有望于9月开庭。

律师张维云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路面勘测即日展开,只要勘测结果一出来,我们就可以按照法定程序,立即向法院申请对出具事故鉴定报告的鉴定方———浙江省技术监督检测研究院进行法庭质询。”而此前的半年时间里,杭州当地法院之所以迟迟不肯开庭,就是因为“在浙江找不到能对事故发生路面做相关勘测的鉴定机构”。

帮人打了多年交通事故责任诉讼官司的律师张维云,认定再复杂的交通事故,在处理时所必须考虑的因素不外乎“人、车和路(把环境因素放在路面中考虑)”三大方面,“而原《鉴定报告》并没有全方位考虑到上述三大要素的影响,这也正是我们对其提出异议的依据所在”。

路面勘测的重启,对于因无法取证而一度陷入僵局的案情而言,似有峰回路转之意。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同样作为“婚礼门”案原告方代理律师的张维云慨叹道:“因为原事故鉴定报告并没有将路面坡度因素考虑进去,一旦此次路面勘测结束,我们就可以据此对原《鉴定报告》提出异议。”

而在关键性问题诸如“安全气囊何时弹出”上,出身汽车技术专业并具备近10年律师从业经历的张维云表示,《鉴定报告》中的结论只是根据某些数据模型推断得出的,驾驶员对事故发生时的实际情况的描述却未被采用,让我们对报告的立论依据是否真实表示怀疑。